悼念陈富烟先生

我是上海昆剧团的演员,随着昆曲之缘来到纽约,结识了纽约昆曲社的老社长陈富烟先生,和在坐的从事热爱昆剧的同仁们。岁月如流转眼已有十九年之余,陈社长的笑语身影还历历在目,影响深刻。记得他第一次驾车来看望我们绕了好多个弯才找到我们的住地,他的热情真诚,为人正直,办事干练,和对艺术的崇敬,我们都深有体会。 昆曲社频繁的活动演出,使我们结下了更多的友情,每次聚会陈社长都主动迎上热情握手,频频问候,贺卡信中都称兄道弟,实为谦卑。陈社长为我们的身份延期手续不厌其烦,亲自为我去找律师奔走;包括后来办理身份,帮助出证明写信不辞辛劳。有时活动完毕驾车送我们回住地,关心谈及自己初来异国他乡的奋斗经历,来激励我们,使大家有精神上的支柱。陈社长特别在对昆曲艺术的弘扬和完美的追求,我们首次排演全本的<春草闯堂>大戏,当时昆曲社要我写有关预算的具体报告,一次又一次,认真无比。经他多次执着奋力,一场场,一出出的大戏,给纽约带来国粹艺术的欣赏。我们今天至所以能保持在海外不间断地推广中华国粹艺术,就是有前...

排演乞丐戏< 教歌 >的随谈

二〇一二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将于纽约法拉盛图书馆上演< 教歌 >一剧。此剧乃是全本绣襦记大戏雅中见俗的一折,也是昆剧高雅剧目中阳春白彐以外的下里巴人,剧中虽则描写社会低层的乞丐叫化,但人物言表词句也有文理典故,可谓俗中见雅;其中道白:阿大以苏州方言,阿二以扬州方言,郑元和以韵白,这是昆剧中常用地方语言特色在戏中表现,它增加了故事发生地的真实性与情节方言的趣味性,比如< 十五贯 >中的娄阿鼠用苏州方言,因为此剧的故事就发生在苏州地区。< 教歌 >这出戏中的表演丰富多采,不为常人所见,将乞丐在家预演的街头讨饭的细节在舞台上表露无遗:耍猴狲跹筋斗、瞎子跌金砖、哑巴要钱、唱出莲花落。叫化乞丐技艺上演在舞台的戏确实不多见,这是一出较为特别的戏,它夹插在绣襦记全剧< 打子 >、< 收留 >之后演艺的,增加了剧情中浪子回头主题的色彩,是专门描写乞丐要饭的戏。当然单独演< 教歌 >有些不足,观众不知前因后果,难免摸不到情由,但有些老观众习惯于看些传统的折子戏,倒是对口了。 我们四、五岁在沪五十年代初,有见在广场空地,近黄昏时,有几位山东大汉点起油灯或汽灯,以白粉撒上一个大圈子,中间开始表演耍弄拳术刀枪,然后卖跌打膏药的,这当然属于街头卖艺的;也有两人或单人挑着箩筐与小木箱,里面...

追梦的人

前言 人活在这个世界上,每天都必需为生存、生活打拼,不少人在个人、家庭、朋友和工作之外,心中还存有一个梦。所不同的,有的人一生都是做梦的人,有的人是追梦的人。 海外昆曲社的前社长陈富烟,就是一个积极追梦的人,而且带领了一群朋友一起追梦。 陈富烟和朋友们所追求的梦,就是要把优美典雅的昆曲移植到美国的土地上,让这株飘香数百年的兰花在美国艺术的百花园里继续散发幽香。海外昆曲社的成立成长就是这个梦的实现。 陈富烟 1988年至1996年担任海外昆曲社社长。2012年8月12日因病逝世,享年71岁。 陈富烟小传 陈富烟是台湾新竹人,出生于一个清贫的家庭,是六个兄弟中的老三,从小书唸得最好。初中毕业后他选择上师范学校,因为可以当公费生,减轻家庭...

Comments are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