悼念陈富烟先生

我是上海昆剧团的演员,随着昆曲之缘来到纽约,结识了纽约昆曲社的老社长陈富烟先生,和在坐的从事热爱昆剧的同仁们。岁月如流转眼已有十九年之余,陈社长的笑语身影还历历在目,影响深刻。记得他第一次驾车来看望我们绕了好多个弯才找到我们的住地,他的热情真诚,为人正直,办事干练,和对艺术的崇敬,我们都深有体会。

昆曲社频繁的活动演出,使我们结下了更多的友情,每次聚会陈社长都主动迎上热情握手,频频问候,贺卡信中都称兄道弟,实为谦卑。陈社长为我们的身份延期手续不厌其烦,亲自为我去找律师奔走;包括后来办理身份,帮助出证明写信不辞辛劳。有时活动完毕驾车送我们回住地,关心谈及自己初来异国他乡的奋斗经历,来激励我们,使大家有精神上的支柱。陈社长特别在对昆曲艺术的弘扬和完美的追求,我们首次排演全本的<春草闯堂>大戏,当时昆曲社要我写有关预算的具体报告,一次又一次,认真无比。经他多次执着奋力,一场场,一出出的大戏,给纽约带来国粹艺术的欣赏。我们今天至所以能保持在海外不间断地推广中华国粹艺术,就是有前一辈的圣贤,为之开创的坚实基础,我们要保持这高雅的昆曲社社风: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之精神,幽兰清馨醉人之风韵,源远流长!

在这里为我们敬崇的陈富烟先生赋诗以告慰在天之灵:

幽 兰 清 馨 君 家 梦 ,艺 苑 珍 粹 汝 殚 心 ,
昆 坛 殿 堂 秀 春 草 ,百 戏 群 芳 烜 瑞 新 ,
前 日 宫 商 付 瑶 琴 ,今 君 拂 袖 忽 去 仙 ,
空 忆 长 啸 思 君 情 ,尧 天 称 君 大 大 夫 。

In memory of Mr. Fu-yen Chen

吴德璋,林佩华 敬挽
二零一二年,八月十九日

Comments are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