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梦的人

前言

人活在这个世界上,每天都必需为生存、生活打拼,不少人在个人、家庭、朋友和工作之外,心中还存有一个梦。所不同的,有的人一生都是做梦的人,有的人是追梦的人。

海外昆曲社的前社长陈富烟,就是一个积极追梦的人,而且带领了一群朋友一起追梦。

陈富烟和朋友们所追求的梦,就是要把优美典雅的昆曲移植到美国的土地上,让这株飘香数百年的兰花在美国艺术的百花园里继续散发幽香。海外昆曲社的成立成长就是这个梦的实现。

陈富烟 1988年至1996年担任海外昆曲社社长。2012年8月12日因病逝世,享年71岁。

陈富烟小传

陈富烟是台湾新竹人,出生于一个清贫的家庭,是六个兄弟中的老三,从小书唸得最好。初中毕业后他选择上师范学校,因为可以当公费生,减轻家庭的负担。毕业后到小学当音乐老师,认识了同在学校教音乐的邓玉屏,也就是他日后的妻子。几年后,二人一起考入台湾师范大学音乐系,陈富烟主修音乐理论,邓玉屏主修声乐。毕业后,二人申请赴美留学深造。到美国后,二人结为连理。陈富烟获康奈迪克州卫斯理恩大学奖学金,修读民族音乐学博士学位;邓玉屏进入纽约曼哈顿音乐学院修学声乐。1970年,邓玉屏获曼哈顿音乐学院声乐硕士学位。1976年,陈富烟获卫斯理恩大学民族音乐学博士学位。

在求学期间,儿子陈鸣皋,女儿陈凌相继出生。生活和学业之外,还要养儿育女,在那段时期,二人备尝生活的艰辛。

1978年,邓玉屏凭着她优美的女中音歌声,被纽约大都会歌剧院聘请为合唱团团员。此后一直在歌剧院工作,直到2009年退休。陈富烟获音乐博士学位后,始终找不到理想的音乐方面的工作,
不得已转入电脑行业,由于认真负责,后来升为主管。日后他提及转业之事,曾说“我们家里不可能两人都搞音乐,邓玉屏能继续追求艺术,已经够幸运了,所以我就改了行。”

陈富烟与昆曲结缘,是在攻读博士学位的时候,经朋友介绍,跟从著名昆曲家张元和、张充和姐妹学习昆曲的唱念做表,还跟张充和学昆笛。曾经登台与张元和合演 “惊梦”,并为张充和的表演担任笛子伴奏。

1988年,著名昆曲艺术家汪世瑜应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邀请,来美演讲表演。加州曲家张元和、徐樱等写信给东岸的昆曲爱好者,希望为汪世瑜安排几场演出。在张元和、张充和的学生陈富烟、陈安娜,徐炎之和张善芗的学生张惠新、王希一,徐樱及李方桂的女儿李林德,以及钱宁娜、黄锦等一批昆曲朋友的努力下,先后在哥伦比亚大学,皇后区奥本戴尔图书馆及华埠孙逸仙初中,为汪世瑜举办了三场演讲示范。由汪世瑜和旅居加州的昆曲演员黄美榕,介绍表演“惊梦” “琴挑”和“思凡”选段。这是昆曲专业演员首次在纽约表演昆曲,赢得所有曲友、观众和哥大著名中国文学教授夏志清的热烈掌声和喝彩。

12月18日,在陈富烟家中为汪世瑜举办送别餐会,大家都为演出成功深受鼓舞,当即决定成立海外昆曲社,宣扬昆曲艺术。陈富烟被推选为社长,陈安娜为副社长,黄锦为财务。汪世瑜和黄美榕成为昆曲社艺术顾问。

昆曲社的组成者包括昆曲研究者、昆曲专业演员和昆曲爱好者。昆曲社的宗旨是研习、保存、传扬中国传统昆曲。

1989年,陈富烟与财务黄锦规划起草昆曲社组织章程,正式向纽约州政府申请立案。昆曲社海外昆曲社成为美国第一个依法成立的非营利昆曲艺术机构。以后又向联邦税务局申请免税资格,并申请纽约州艺术基金会和国家艺术基金会的补助。1990年,来自上昆的史洁华、蔡青霖,浙江昆剧团的闻复林,苏州苏昆剧团的尹继芳陆续加入昆曲社。1991年成立昆曲传习班。

1992年至1995年,来自上昆的王泰祺、吴德璋、沈晓明、涂畹芳、刘杰、王雨生、殷海宜、郭毅、寿文强;来自江苏昆剧院的钱洪明、王振声、季志良、钱冬霞以及南京少年京剧院的张立才、王焕如夫妇都先后加入昆曲社,成为驻社艺术家。

为了让愿意长住美国的昆曲演员能取得合法的居留身份,在昆曲示范表演外,还担任昆曲传习班老师,负责教导昆曲爱好者唱念做表等昆曲基本功,1992年起,陈富烟、黄锦、陈安娜等陆续为多位旅居纽约的昆曲专业演员办理签证、申请绿卡。

昆曲理念之争

陈富烟在攻读民族音乐学博士学位时,先后访问了纽约区的几个主要京剧票房。对一般业余票房的活动方式和表演重点曾做过仔细记录和研究。

日后听他提起,在那个时期,纽约主要京剧票房都由业余票友组成,并负责行政工作,财务管理,以及制作表演。聚会时,一些人跟着胡琴吊嗓子,一些人聊天、喝茶、吃零食。有时还打扑克牌或搓麻将。表演时,主要演员都是业余票友,专业演员大多担任配演、配角或龙套。

由于长期对音乐的追求和执着,陈富烟对艺术和艺术家非常尊重。昆曲社成立以后,陈富烟始终坚持两个原则:

一。正式公演必须由专业演员担任,为的是“把最好的昆曲艺术展现给观众”。
演员、乐队和舞台工作人员都有报酬。
二。行政工作由曲友负责,人人都是义工,为的是节省有限的经费。

这两个原则在道理上是正确的,但是与中国戏曲界的传统和实际情况却颇有距离。

一般京剧票友、昆曲曲友都喜欢登台表演,担任主角,并不考虑自己的艺术水平。工作时,有的拿钱,有的不拿钱。基本上都很随意,没有硬性的规定。

曲社有了这些原则,有的人自然不能接受。昆曲社先后发生过两次大地震,一些成员因此离开曲社。当时有的社员觉得陈富烟太固执,做事不够灵活。

十二年前,陈富烟曾因胸腺癌开刀。病愈以后,体力大受影响。他每天打太极拳、打坐两小时,很注意保养。新泽西的冬天又冷又长,让他觉得身体不适。几经考虑,他和玉屏决定搬到温暖的加州去。两个多月前,他们在加州找到一个理想的住处。我看见邓玉屏脸书上新家的照片,心里想他们一定正忙着搬家。万万没有想到突然接到邓玉屏的电邮“我所爱的富烟现在天国“(My beloved Fu-Yen is now in Heaven。)

初闻他的噩耗,我好几天沉浸在哀伤中,并由他的病,想起了自己的病。真如曹丕在《与吴质书》中所言“既痛逝者,行自念也!”但是当我回顾和他并肩工作的那些日子,想起了他的许多坚持,我突然醒悟这个沉默寡言,事业和他终生喜爱的音乐并不相关的人,其实是一个积极的追梦者,在追梦中他实现了自己的音乐理念,并为我们这些爱好、尊重昆曲艺术的人,创造了一个可以追梦的小小世界 — 海外昆曲社。

正是由于陈富烟的坚持,许多年后,为昆曲社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成果:

一。与一般戏曲社团相比,昆曲社的正式演出一直保持相当的水平。
二。昆曲社的工作人员和专业演员关系比较稳定,作风也比较单纯正派。
三。昆曲传习班的学生在老师们的悉心教导下,基本功比一般的业余曲友扎实。
四。传习班学生中,有一些人积极参与行政、管理工作,将来可以把老一辈的工作接下来。

想到这些,我真庆幸有富烟这样的曲友兼战友。虽然天人远隔,我想我们还是会继续追梦!
陈安娜记 2012年8月21日 于纽约

附录

昆曲社成立至今,总共举办了超过两百场演讲示範和公演,其中由陈富烟负责制作的有如下活动:

1993年4月 “秋江”“游园”“小宴”“寄子” (纽约佩斯大学)
1993年12月 演讲表演“琴挑”“活捉” (康州卫斯理恩大学)
1995年10月 演讲表演“借扇”“下山” (马里兰州陶森大学)
1996年11月 演讲示範、表演“山门”“下山” (纽约州柯比大学、贝兹大学)

以下大型公演由台湾文建会资助:
1994年5月 《崑曲之美》 (纽约台北剧场)
1994年10月 《昭君出塞》 (纽约台北剧场)
1997年9月 《春草闯堂》 (纽约台北剧场)
1998年5月 《昆曲社成立十周年公演》 (纽约台北剧场)
1999年11月 《潘金莲》 (纽约台北剧场)
2002年4月 《渔家乐》 (纽约台北剧场)

除以上演出外,还与张惠新、王希一共同制作三届《海华文艺季昆曲公演》
(1993年6月;1994年5月;1995年6月)。

Comments are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