悼念陳富烟先生

我是上海崑劇團的演員,隨著崑曲之緣來到紐約,結識了紐約崑曲社的老社長陳富烟先生,和在坐的從事熱愛崑劇的同仁們。歲月如流轉眼已有十九年之余,陳社長的笑語身影還歷歷在目,影響深刻。記得他第一次駕車來看望我們繞了好多個彎才找到我們的住地,他的熱情真誠,為人正直,辦事干練,和對藝術的崇敬,我們都深有體會。 崑曲社頻繁的活動演出,使我們結下了更多的友情,每次聚會陳社長都主動迎上熱情握手,頻頻問候,賀卡信中都稱兄道弟,實為謙卑。陳社長為我們的身份延期手續不厭其煩,親自為我去找律師奔走;包括後來辦理身份,幫助出證明寫信不辭辛勞。有時活動完畢駕車送我們回住地,關心談及自己初來異國他鄉的奮鬥經歷,來激勵我們,使大家有精神上的支柱。陳社長特別在對崑曲藝術的弘揚和完美的追求,我們首次排演全本的<春草闖堂>大戲,當時崑曲社要我寫有關預算的具體報告,一次又一次,認真無比。經他多次執著奮力,一場場,一出出的大戲,給紐約帶來國粹藝術的欣賞。我們今天至所以能保持在海外不間斷地推廣中華國粹藝術,就是有前...

排演乞丐戲< 教歌 >的隨談

二〇一二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將於紐約法拉盛圖書館上演< 教歌>一劇。此劇乃是全本繡襦記大戲雅中見俗的一折,也是崑劇高雅劇目中陽春白雪以外的下里巴人,劇中雖則描寫社會低層的乞丐叫化,但人物言表詞句也有文理典故,可謂俗中見雅;其中道白:阿大以蘇州方言,阿二以揚州方言,鄭元和以韻白,這是崑劇中常用地方語言特色在戲中表現,它增加了故事發生地的真實性與情節方言的趣味性,比如< 十五貫>中的婁阿鼠用蘇州方言,因為此劇的故事就發生在蘇州地區。 < 教歌>這齣戲中的表演豐富多采,不為常人所見,將乞丐在家預演的街頭討飯的細節在舞台上表露無遺:耍猴猻躚筋斗、瞎子跌金磚、啞巴要錢、唱出蓮花落。叫化乞丐技藝上演在舞台的戲確實不多見,這是一出較為特別的戲,它夾插在繡襦記全劇< 打子>、< 收留>之後演藝的,增加了劇情中浪子回頭主題的色彩,是專門描寫乞丐要飯的戲。當然單獨演< 教歌>有些不足,觀眾不知前因後果,難免摸不到情由,但有些老觀眾習慣於看些傳統的折子戲,倒是對口了。        我們四、五歲在滬五十年代初,有見在廣場空地,近黃昏時,有幾位山東大漢點起油燈或汽燈,以白粉撒上一個大圈子,中間開始表演耍弄拳術刀槍,然後賣跌打膏藥的,這當然屬於街頭賣藝的;也有兩人或單人挑著籮筐與小木箱,裡面由鍊子攜...

追夢的人

前言 人活在這個世界上,每天都必需為生存、生活打拼,不少人在個人、家庭、朋友和工作之外,心中還存有一個夢。所不同的,有的人一生都是做夢的人,有的人是追夢的人。 海外崑曲社的前社長陳富烟,就是一個積極追夢的人,而且帶領了一群朋友一起追夢。 陳富烟和朋友們所追求的夢,就是要把優美典雅的崑曲移植到美國的土地上,讓這株飄香數百年的蘭花在美國藝術的百花園裡繼續散發幽香。海外崑曲社的成立成長就是這個夢的實現。 陳富烟 1988年至1996年擔任海外崑曲社社長。2012年8月12日因病逝世,享年71歲。 陳富烟小傳 陳富烟是台灣新竹人,出生於一個清貧的家庭,是六個兄弟中的老三,從小書唸得最好。初中畢業後他選擇上師範學校,因為可以當公費生,減輕家庭的負擔。...

Comments are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