悼念陳富烟先生

我是上海崑劇團的演員,隨著崑曲之緣來到紐約,結識了紐約崑曲社的老社長陳富烟先生,和在坐的從事熱愛崑劇的同仁們。歲月如流轉眼已有十九年之余,陳社長的笑語身影還歷歷在目,影響深刻。記得他第一次駕車來看望我們繞了好多個彎才找到我們的住地,他的熱情真誠,為人正直,辦事干練,和對藝術的崇敬,我們都深有體會。

崑曲社頻繁的活動演出,使我們結下了更多的友情,每次聚會陳社長都主動迎上熱情握手,頻頻問候,賀卡信中都稱兄道弟,實為謙卑。陳社長為我們的身份延期手續不厭其煩,親自為我去找律師奔走;包括後來辦理身份,幫助出證明寫信不辭辛勞。有時活動完畢駕車送我們回住地,關心談及自己初來異國他鄉的奮鬥經歷,來激勵我們,使大家有精神上的支柱。陳社長特別在對崑曲藝術的弘揚和完美的追求,我們首次排演全本的<春草闖堂>大戲,當時崑曲社要我寫有關預算的具體報告,一次又一次,認真無比。經他多次執著奮力,一場場,一出出的大戲,給紐約帶來國粹藝術的欣賞。我們今天至所以能保持在海外不間斷地推廣中華國粹藝術,就是有前一輩的聖賢,為之開創的堅實基礎,我們要保持這高雅的崑曲社社風: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之精神,幽蘭清馨醉人之風韻,源遠流長!

在這裡為我們敬崇的陳富烟先生賦詩以告慰在天之靈:

幽 蘭 清 馨 君 家 夢 ,藝 苑 珍 粹 汝 殫 心 ,
崑 壇 殿 堂 秀 春 草 ,百 戲 群 芳 烜 瑞 新 ,
前 日 宮 商 付 瑤 琴 ,今 君 拂 袖 忽 去 僊 ,
空 憶 長 嘯 思 君 情 ,堯 天 稱 君 大 大 夫 。

In memory of Mr. Fu-yen Chen

吳德璋,林佩華 敬輓
二零一二年,八月十九日

Comments are closed.